第 112 章(1 / 8)

官家本就心善,再看到巨鹿郡公如此,到底还是心软了。

只见官家正色道:朕虽不了解灵寿??[,却也有几分了解你父亲的,他若认准的事儿,九头牛都拉不回来,与你有什么关系?”

“你十五岁那年就被朕送出汴京,四处历练,这些事,又怎么能怪你?”

说着,官家面上神色是愈发慈爱:“朕一贯是拿你当成亲儿子一样看待的,你若闲来无事,则时常进宫陪朕说说话吧。”

“你父亲是你父亲,你妹妹是你妹妹,你是你,朕万万不会将这件事迁怒到你身上的。”

巨鹿郡公连声称是。

他觉得王安石说的果然没错。

巨鹿郡公原是想趁热打铁,再陪官家说说话,谁知道官家却是有公务在身,他也只能先行告退。

今日计划远比他想象中更顺利,可他经过苏辙身边时,却看到苏辙眼中有玩味的笑容。

他心里忍不住咯噔一声,有几分害怕。

当日在风声过去之后,他也曾去牢狱中看望过濮安懿王,仍记得父亲与他说的话——这次我是马失前蹄,万万没想到会栽倒在苏辙这小崽子手上,我的确是找人吓唬过他,却根本不是被官府所抓的这人,定是他自导自演,苏辙虽年纪不大,却心思缜密,以后你若遇上这人,一定要小心些。

这叫他怎能不怕?

正当巨鹿郡公心虚时,不免又想起了王安石的话——你突然到官家跟前献殷勤,苏辙定会怀疑,不过不要紧,只要你不自乱阵脚就行,这等事情,难道他还敢在官家跟前说你图谋不轨吗?苏辙就算再得官家喜欢看重,却只是臣子,哪里比得上你与官家血浓于水?

巨鹿郡公深吸一口气,目不斜视走了出去。

倒是官家看着苏辙的眼神一直落在巨鹿郡公的背影上,不由道:“子由,你在看什么?”

苏辙笑道:“没什么。”

说着,他便道:“其实臣今日进宫还有一件重要之事想与您说。”

官家道:“你但说无妨。”

苏辙知官家重情谊,并未说王安石近来与巨鹿郡公有所来往之事,只道:“官家,这几日臣很是担心小皇子的安危。”

他看着官家的眼睛,面色是少有的郑重:“臣知官家从前折损过三位皇子,难道官家没有怀疑过其中大有猫腻吗?”

“虽说如今小皇子身边的奴仆是选了又选,更有您与皇后娘娘悉心照顾,但只有千日做贼的,哪里有千日防贼的?若小皇子有个三长两短……”

这后果,他想都不敢想,已不仅仅涉及朝中无储,更危及到官家的安危。

官家老来得子,将小皇子看成了眼珠子命根子。

纵然官家如今身子不错,可到底年纪大了,若小皇子没了,只怕官家也活不了几年。

官家凝重道:“朕又何尝不担心这个问题?想当年曦儿如昱儿一样身体康健,可不过一场风寒就夺走了他的性命…

…子由,你可有什么法子?”

“将小皇子送出宫去!”苏辙知道这话有些匪夷所思,依官家与曹皇后对小皇子的喜爱程度,不一定会答应,但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说:“如今官家年迈,不少人是心思各异,难免有人将主意打到了小皇子身上。”

“所以臣保守起见,才出此下策,还望官家思量一一。”

这世上长相相似的人有很多。

更别说尚未一岁的孩子,尚未长开,猛地一看,许多孩子都长得差不多,若能找个与小皇子差不多长相的孩子应该不是难事。

但这等事对另一个无辜的孩子很不公平,但在大宋数亿老百姓之间与一个无辜孩童之间,他会毫不犹豫选择前者。

官家一愣:“昱儿这样小,能被送到哪里去?”

说着,官家更是长长叹了口气:“子由,你年纪尚小,并未当父亲,怕是不知道为人父母者为了孩子思虑周全,你能想到的事情,我自然也能想到。”

“可是,昱儿却是年纪太小,将他送到哪里去朕都不放心。”

“若是这件事走漏风声,旁人想要加害昱儿岂不是更加易如反掌?”

官家眼看着苏辙愁眉不展的模样,倒是生出一个大胆的主意来:“若是将昱儿养在你的身边,朕倒是放心的。”

这话说的苏辙一个激灵,忙道:“官家莫要同臣开玩笑……”

但这话还没说完,他就没继续说下去。

他看得出来,官家是半点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。

官家一字一顿道:“子由,这件事你回去好好斟酌一一,你向来聪明,朕相信你能想出个两全其美的法子来的。”

“不光你文采出众,能力卓越,就连你的兄长,双亲都为人称赞,每每你与朕说起你家中之事,朕都十分羡慕,若昱儿在你身边长大,朕定十分放心的。”

“身在深宫,看似锦衣玉食,样样不缺,可这偌大的皇宫就像金丝鸟笼似的,待着久了,谁都会厌烦的!”

苏辙惊的不知说什么才好:“官家,您……您就不怕臣像王安石王大人一样吗?来日仗着小皇子在臣手上,目无尊卑,肆意妄为……”

“不,你不会的。”官家笑了笑